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黄平:习近平主席访美与中美新型关系

黄平:习近平主席访美与中美新型关系

作者:黄平 文章来源:BBC中文网 更新时间:2015-10-13 11:23:00

  刚刚结束的这次访问是习近平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第一次对美国进行的国事访问,也将是奥巴马在任上接待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习主席的国事访问。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刚刚结束了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在此之前,他与美国总统奥巴马有过不拘一格的“庄园会晤”和轻松自然的“瀛台夜话”,也有过在其他国际多边场合的会见,但是刚刚结束的这次访问是习近平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第一次对美国进行的国事访问,也将是奥巴马在任上接待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习主席的国事访问。

  增信释疑

  这些,已经很重要、很有象征意义,不过都还是形式上的。从内容上看,无疑也是更重要的,习近平主席的这次国事访问实际上是一次真正的增信释疑之旅,是他更正式地与奥巴马总统就中美关系开展坦诚沟通,用更加明确无误的阐释,详细阐明了为什么中美需要拓展合作,而不是互疑,更不是对抗。中美两国对抗不起、冲突不起,而中美合则两利(甚至多利!),斗则两伤(乃至多伤!)。毕竟,时代已经不同了,今天和今后,由于全球化而带来的互相依存,诸如零和游戏、丛林法则、冷战思维,都已不再合潮流、不合时宜;而且,中国在未来几十年的第一目标依然是发展,是通过发展实现文明、富强、民主、和谐。为了这些基本的和长远的目标,中国一方面要坚持改革和开放的基本国策,另一方面要继续和平与发展的外交路线。这些,是符合中国自身利益的战略选择,中国没有理由不坚持。这些是在重大外交场合讲的,却不只是外交辞令,更绝对不是空口号。

  这些道理,习近平主席讲过多次,中国前几位最高领导人讲过多次,中国其他领导人也讲过多次。之所以习主席又专门到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而且这次访问以国家最高领导人之身份,一路走一路讲,从西讲到东,从政府讲到国会,从商界讲到民间,就是为了说明中国人是认真的,也真愿意就此与美国达成共识,朝着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方向去发展中美关系,而不是重蹈一战、二战覆辙,也不是再现冷战的猜忌、隔膜与互相为敌。

  具体成果

  当然,这次国事访问也实实在在取得了如下具体成果:双方在经贸、能源、人文、科技、农业、执法、网络安全、防务、航空、基础设施建设等诸多领域达成重要共识,并且同意进一步加强在维和、发展合作、可持续发展议程、粮食安全、公共卫生等国际和地区事务中的合作,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挑战,在亚太积极互动、包容合作。这些重要共识与具体合作,有助于双方增信释疑,有助于双方进一步建立互信,有助于今后共同面对21世纪的新机遇、新挑战。

  在目前和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中美其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加强互相合作、抓住历史机遇、应对共同挑战,而不论两国之间有多少历史差别、制度特征、文化差异,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同水平。

  这些成果,会不会由于美国不到两年后的总统大选而被改变?美国是两党制,两年后的总统选举现在谁也不能预测就一定落到谁手。但是,习近平主席的访问是国事访问,两国之间有正式外交关系,已经达成的共识不是个人之间的共识,已经有的合作是互惠性质的合作。这些都保证了,不论两年后谁当选美国总统,已有的成果都有利于巩固和推动两国关系。

  新型关系

  今后几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内,中美能否建立起新型的大国关系,从而走出零和游戏的老路、超越冷战思维的羁绊、改变行之已久的丛林法则,就要看中美双方高层的决断、外交的智慧、民间的互动,以及整个国际关系和世界局势的变化了。一些人习惯于旧有的东西,或者以为国际政治向来就只有竞争、冲突,支配国际关系的也只能是零和游戏和丛林法则,或者认为还轮不到由中国提出如何建立新型的大国关系和国际关系,或者以为中国提出这样的主张只是一种拖延战术为了自己羽翼丰满,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这些,一方面要看中国自身的发展,一方面要看彼此如何互动。习近平主席这次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和在联合国之所以花了很多时间讲中国自己的事情和中国的国内政策,就是旨在说明,中国是多么需要一个和平合作的国际环境,是多么愿意与美国等各个国家都走上互利共赢的新路。

  

  “在目前和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中美其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加强互相合作、抓住历史机遇、应对共同挑战”。

  从历史上看,中国确实与西方各国走向现代化的道路不同,当然它们彼此可以且一直在互相借鉴;从制度上看,中国的确实行的是具有自己特色的体制,当然它也在不断完善;从文化上看,中国的确是几千年文化的传承者,当然它也在不断创新;从人均发展水平上看,中国的确还在发展中,虽然这些年总量和规模已经越来越大。这些,都不是不能与美国等发达国家建立新型国家关系的理由。中国没有挑战二战结束以来建立的国际基本秩序,而只是希望它更加合理;美国1972年以后没有拒绝中国进入国际社会,建交以来没有拒绝与中国在许多双边、多边和地区、全球事务上开展合作;习奥“庄园会晤”和“瀛台夜话”以来,特别这次国事访问中,都对不落入所谓“修昔底德陷阱”表达了共同战略意愿……这些,就是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起点,也是良好的开端。

  万事开头难,何况新型大国关系,由于太新,固然很难。但是,从目前两国关系看,可以说,不冲突、不对抗,已经是一种共识并一直在努力维护着;互利合作,已经在不同程度上、不同领域中在开展;互相尊重,中美两国的民间一直在做,政府之间如果没有起码的尊重,一切也无从谈起,继续加深尊重,是两个大国的胸怀和大国领导人的责任。

  具体来说,今后走势,一个是在双边关系上继续改善和提升,一个是在地区热点问题上继续沟通与合作,第三是在全球挑战面前相互默契或协调,这几个方面同时推进或互为促进,新型的大国关系,事实上就在一天天地建构。这绝不是说中美没有分歧、没有矛盾。恰恰相反,如上所说的历史、制度、文化、发展水平等原因,分歧不少、矛盾不小。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不是不承认这些,而是要更好地管控这些。这样,我们能达致的,就不是“冷和平”,其中充满了猜忌、疑虑、对峙,而是真共处,其中可以不断实现互利、合作、共赢,这样的新型关系,既将有利彼此也会造福他人。

  (联系 黄平:huangping@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ssn.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