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黄平:老欧洲思考新问题(人民观察)

作者:黄平 文章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更新时间:2016-07-20 09:26:00

治理作为一个全球性议题,早先可以说是欧洲人提出来的。提出这个概念的初衷,是为了在一个货物、资本、技术、信息、人员全球高速流动的条件下,从国家层面管理走向区域乃至全球层面的共同治理,从而确保社会基本的公平和效率。在这个理念引导下,欧洲从区域共同市场到政治乃至外交、防务共同体发展迅速。

然而,现在正是欧盟本身,一方面仍在继续推进经贸、货币、环保、税务、防务、外交等方面的一体化;另一方面,生活在欧洲的人们在面对各种挑战时,也越来越感到无能为力和无所适从。从希腊债务危机到欧元区经济挑战,从日益增多的来自北非、中东的移民到难民危机,从克里米亚归属问题到新的地缘政治紧张,从来自外部的恐怖主义袭击到源自内部的极端主义威胁,从英国的“脱欧”公投到整个欧洲开始漫布的非欧化情绪等等,都既是对欧洲一体化的挑战,也是对一体化背后欧洲治理理念的挑战。

本来,欧洲是现代民族国家体系的发源地,也是民族国家制度的先行区。从17世纪中叶威斯特伐里亚体系建立以来,欧洲建立起有明确边界和主权的民族国家制度。欧洲也经历了经济危机、世界大战、战后重建和冷战结束以前就开始探索的一体化道路。这个老欧洲,一心想焕发新活力,也一直在进行新尝试。近代以来的欧洲,本来就是思想文化大家辈出的大陆,而欧洲一体化理念和实践过程,也积淀了很多学者和政治家的思考。如果只看其进程,一开始它的确很缓慢,后来冷战结束,经济全球化推进,欧洲一体化开始加速。进入新世纪后,欧盟成员国迅速增加,每天从事同声传译的专职翻译人员在布鲁塞尔小街道上来来往往,构成了一道独特风景。现在,欧盟已经是世界最大的区域性联盟。

如今的世界,与1648年签订威斯特伐里亚和约时已今非昔比。那时世界就是欧洲的天下,而今天的世界,欧洲只是其中一隅。欧洲在两次世界大战前,简直就是世界的希望和未来,启蒙、文明、现代化、大城市、高科技、新时尚,应接不暇,令人赞叹。即使是战后的欧洲,处在冷战前沿,虽然已经把最繁华、最发达的桂冠拱手交给了美国,但依然是文明和进步的象征,也依然是繁荣和民主的代名词。冷战结束后,欧洲曾一度沉浸在“历史终结”的凯歌声中,而欧盟也成为人们所期望的超越民族国家疆界、实现区域整合的标杆。

时移势易,二战结束后世界中心已经移至美国。再后来,从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中人们更看到了非西方世界的崛起。到了今天,欧洲的麻烦不少,问题很多。欧洲人需要问自己的是,究竟今天面对的诸多挑战是暂时的、政策性的,甚至是早有预料、可以按部就班从容不迫处理的,还是未曾预料到的、背后也包含着结构性危机,甚至也挑战了近代以来基本的理念和制度?

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以来,人们追求发展所带来的不仅是和平,也包括战争;不仅是自由,也包括不平等;不仅是民主,也包括权力滥用;不仅是文化多元,也包括道德失范。这些,今天的欧洲人在反思,英国“脱欧”公投不过是一个表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也在观察,非欧洲式发展道路就是对这类反思和观察的写照。毕竟,欧洲早就不只是欧洲人的欧洲。从工业革命到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再到世界大战、冷战、经济全球化,欧洲的理念、制度、生活方式都在全世界蔓延,幽灵也罢,强权也罢,欧洲曾经是文明的代名词。

也正是欧洲,最早兴起了后现代,文化多态、价值多元、治理多样。这种理念背后是尊重各种肤色、文化、传统、体制和生活方式,甚至也包括反传统的古怪生活方式。阶级、民族、性别平等自不待言,生态、生命、生存权利也毋庸置疑。但是,当一些边缘群体的生存已经挑战了延绵数千年的整体文明、小社区已经取代了大社会、小叙述也已经淹没了大叙事时,欧洲需要尽更大努力,以继续对当今全球面临的诸多挑战发声。他们不能仅仅局限于自己福利如何提高、工作如何确保、垃圾如何处理、宠物如何保护的争论,还应继续关注全球性、全人类性的大问题。

其实,在西方国家投票率越来越低、人们对政治越来越冷漠的今天,欧洲人对于民主、人权、自由、平等的论述显得越来越简单和苍白。汗牛充栋的著作、演说、文章,并没有令人信服地回答冷战结束、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以来世界上各个地区面临的难题,而欧洲自己也陷入了种种叠加的挑战。

今天,我们再也不能就欧洲看欧洲、就欧洲谈欧洲了。欧洲面对的问题,包括社会老龄化、人口流动、信息分享、政治再民主化、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气候变化,都不再只是哪个局部或区域的问题。世界层面的贫困、经济社会不平等、多样化追求与核心价值固守之间的张力,都已经成为全世界各个国家、各个地区面临的共同挑战,也需要各个国家、各个地区通力合作才可能有所缓解。

欧洲在这个过程中,是继续扮演布道者、引领者、垂范者的角色,还是与各个国家、各个地区、各个民族一起,平等协商、取长补短、互利合作、共荣共赢?这已经不仅是对如何改善治理的思考,而是对欧洲的深刻发问。

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6/0717/c1002-28559845.html

(联系 黄平:huangping@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ssn.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