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薛彦平:瑞典挪威随笔

薛彦平:瑞典挪威随笔

作者:薛彦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06-23 13:53:12

    在一般人眼里,瑞典和挪威既遥远又神秘。两国距离中国8000多公里,是少数毗邻北极圈的国家,一般人对它们的情况知之甚少。最近,笔者有机会对两国进行了一次访问,愿意将所闻所见同诸位分享。

 

    一、 瑞典和挪威:懂得如何享受生活的国家

    瑞典和挪威人都懂得如何享受生活。由于地处北半球的最北端,冬季漫长

    而寒冷,夏季自然成为瑞典和挪威人尽情享受宝贵时间:阳光、绿树、海风是大自然在夏季最好的馈赠品。在斯德哥尔摩和奥斯陆的街头巷尾,随处可在露天咖啡馆闲聊的人群。即便在工作时间,也可以看到不少在那里喝着咖啡、啤酒、柠檬水的“闲适人群”,在下班时间和假日,露天咖啡馆和餐馆可用“人满为患”来形容。北欧夏季的日落较晚,在户外可以呆到9~10点钟。年轻人更喜欢各种富有挑战性的运动,而妇女似乎更偏爱在草坪上尽情享受夏日阳光的“炙烤”。列宁说过:“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瑞典和挪威人对其中的辩证法理解颇为深刻!

    当然,瑞典和挪威人悠闲的生活方式,与这两国长期奉行的福利政策有关。瑞典和挪威是典型的高收入、高税收、高福利国家。以瑞典为例,全年法定假日多达13天,劳动者工作满一定期限后,便享有带薪休假的权利,放弃休假权利甚至是触犯法律的。因此,进入夏季,特别是在6~8月份,人们多半在休假而不是在工作。2014年4月,瑞典的哥德堡市开始小范围尝试6小时工作日,支持者认为:缩短日工作时间可以减少劳动者患病的机会,工作效率也会更高!笔者还了解到:在瑞典,夫妇每生一个孩子,可享受18个月的假期,领取80%的工资,每增加一个孩子,假期时间相应增加,而且这种假期可以由丈夫和妻子分享!不过,一般情况下取决于谁的收入更高,假如丈夫月收入10万克朗,妻子月收入6万克朗,显然收入较低的一方享受假期对家庭经济更有利。

    2013年,瑞典全国人口接近1000万,挪威全国人口不到500万,“计划生育”似乎不适合这两个平均人口密度很低的国家。在奥斯陆和斯德哥尔摩,经常可以看到年轻的母亲怀中抱一个孩子、车里推一个孩子、手里还牵一个孩子!

享受生活的奥斯陆市民

    二、 瑞典与挪威:高福利需要强大的经济基础

    众所周知,瑞典和挪威的收入高、福利好,但这种福利制度必须有强大的物

    质基础的支持,否则政府是拿不出这么多钱的。2013年,瑞典人均GDP达到5.8万美元,是北欧工业最发达的国家,人们熟知的沃尔沃、爱立信、宜家家居、哈苏相机、鹰狮战斗机都是瑞典的品牌。据说,瑞典境内有25家公司被列入全球500强企业,是世界上人均拥有超级企业最多的国家。瑞典在机械制造、军工产品、生物制药、信息技术、通讯设备等方面领先,斯德哥尔摩郊区的“西斯塔科技园”被誉为北欧的“硅谷”。强大的工业基础和出口竞争力,成为支持瑞典福利制度的重要物质基础。

    挪威与瑞典不同,挪威的工业部门比较单一,主要是石油开采、渔业、森林工业和水电,但从人口数量和领土面积上看,其优越的自然资源禀赋条件在北欧无其他国家能比。挪威从上世纪70年代开采石油,2013年超过英国,成为西欧最大的产油国和世界第三大石油出口国。笔者了解到,挪威的天然气主要通过管道输送给其他欧洲国家,而石油则在国际市场上出售,石油出口占出口总值的40%以上。由于近年来国际油价居高不下,挪威石油出口“红利”也大幅增加,而挪威本国油气消费极少,发电几乎全部依靠水力。因此,丰富的油气资源成为挪威真正的“聚宝盆”!2013年,挪威人均GDP超过10万美元。

斯德哥尔摩老城区


 

    三、 瑞典和挪威:几个有趣的现象

    (一)政府机构小而精

    我们此次访问了多家瑞典和挪威政府机构。由于这些政府机构多不在“大楼”里,因此,即使是按图索骥,找到它们也并不容易。例如,全球著名的瑞典国家创新署(INNOVA)只是在闹市区中租用了一层写字楼,大楼内还有其他机构,毗邻的大楼则是一家著名的商家和一家叫“Holiday Restaurant”中餐馆,对面是斯德哥尔摩最大的购物中心 – AHLENS CITY。挪威国家创新署(INNOVATION NORGE)的情况也差不多,它“蜗居”在一座不太起眼的建筑物里,邻居多是商业银行和GUCCI、CHANEL这类的奢侈品专卖店。与这些私人建筑物相比,政府机构的“门面”就差多了。在挪威,皇宫和议会大厦看上去也不奢华,在我看来,拥有160多名议员的挪威议会大厦,抛开建筑风格不谈,甚至有些陈旧。相反,那些商厦和银行建筑看上去比政府建筑物更华丽也更气派。我猜想,在瑞典和挪威,政府部门是不能随意挥霍纳税人钱财的,如果大量钱财都花费在政府建筑的“门脸”上,那么教育、医疗、养老的钱哪里来呢?

        (二)物价之高难以想象

    在去瑞典和挪威之前,笔者就听说两国的物价水平非常高,这次真的体验了

    一回。虽没遭遇到网友说的“奥斯陆一杯啤酒80元人民币”的情况,但一杯啤酒60元人民币的情况还是遇到过,在奥斯陆海港的露天咖啡座,一瓶800毫升的苏打水要79挪威克朗(1挪威克朗=0.98元人民币),国内7-ELEVEN连锁店的330毫升罐装可乐大概也就卖2~3元人民币,但奥斯陆同一家连锁店却需要29克朗,笔者购买了一把高露洁牌便携牙刷和小牙膏,耗银98挪威克朗(牙膏58克朗,牙刷40克朗),现在还感到心疼!

    斯德哥尔摩的物价比奥斯陆略低,但同国内比还是高得惊人。普通超市330毫升罐装可乐约卖15~20瑞典克朗(1瑞典克朗=0.92元人民币),香烟价格很少有低于45克朗一盒的,笔者买了一盒瑞典产BLEND牌香烟,价格60克朗。在餐馆就餐,一定要先问清楚价码,否则你可能会发现自己陷入“手头拮据”的尴尬局面。一顿“稍微像样”的正餐,人均怎么也需要150~200克朗左右。在奥斯陆,笔者没有发现中餐馆,但在斯德哥尔摩,笔者发现的中餐馆不下8家。中餐当然更贵一些,每道菜很少低于100克朗。斯德哥尔摩有一家中餐馆,其菜单上的“KONG PAO KI TING”(宫保鸡丁)要190克朗,简直是天价了!

    (三)国家再富也有穷人

    瑞典和挪威都是高收入和高福利国家,笔者原以为街道上大概没有纽约那样多的“Homeless”,实际不然。在斯德哥尔摩一些酒店或商业繁华街道上,也经常看到行乞的男女,身边是他们的全部家当。不过从长相上看,他(她)们大概不是当地人,可能是外来移民。瑞典和挪威的主要民族是瑞典人、挪威人,另外还有少数民族 - 萨米人。近年来,移民数量不断增加,在斯德哥尔摩或是在奥斯陆街头,你可以见到不少非洲面孔、印度面孔或穆斯林面孔的新移民。在瑞典和挪威,中国人的数量很少。据说,奥斯陆约有7000中国人,全挪威约有1万人,斯德哥尔摩约有1万中国人,瑞典全境数量不详。在瑞典和挪威,中国人主要分四类:留学生、生意人(开餐馆)、国内派驻人员和国内游客。

    (联系 薛彦平:yanpingxue@yahoo.com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ssn.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