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陈新接受《观察者网》采访 谈希腊左翼联盟胜选
作者:佚名 |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 更新时间:2015-01-27 09:15:26

    当地时间1月25日希腊大选正式举行,当晚公布的结果显示:希腊左翼联盟Syriza击败执政的保守党,成为欧元区第一个执政的反对紧缩政党。

    Syriza上台后,将如何影响欧洲局势?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有多大?面临即将到期的债务,希腊左翼政党将如何再与欧洲“三驾马车”展开谈判?观察者网今日采访了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欧洲学会秘书长陈新。

    左上一,希腊:德国,真感谢你付了我的债务,我该怎么报答你?德国:那你就成为我的领土吧

    右上一,欧猪四国:德国姥爷,也付我们的债吧!德国:好的,但你们也要成为德意志的一部分

    左下角,欧盟:我们都破产了!德国:和计划中的一样,输了两场世界大战,终于建成了大德意志

    选举口号很有吸引力

    观察者网:希腊左翼领导人获得大选已经基本确定了,从选民的角度看,你怎么看他们的选择?

    陈新:希腊左翼获得支持,主要是他们提出的口号“结束5年灾难”,对普通百姓很有诱惑。希腊民众权衡一下究竟过苦日子还是宽松日子,他们很容易做出选择。但是,他们的口号在上台之后究竟有多大可实施性是另外一回事。

    希腊也是一个很古老的民族,有自己的民族自豪感,债务危机之后希腊被整的灰头土脸的,左翼联盟的口号激发出民众的民族骄傲感,也使得他们能够获得一定的支持率。

    他们还翻出二战历史来说服选民。二战中,希腊是德国纳粹的占领国,战后50年代德国的经济也非常糟糕,德国一半的债务被免掉了。希腊左派联盟就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减免,我不能还那么多。

    希腊左翼党派打“结束5年灾难”这个牌子,确实是能拉很多选票。

    观察者网:那么欧洲“三驾马车”面临这样的形势,他们还能做什么?

    陈新:对希腊左翼上台,大家在大选之前 的预计是基本上不可逆转了。对欧洲来说,能做的 是,就是尽量防止希腊退出欧元区,呼吁留在欧元区,欧洲三驾马车以及德国等都在呼吁。

    Syriza上台不等于希腊退出欧元区

    观察者网:希腊左翼大选成功后,希腊退出欧元的风险又加大了?

    陈新:希腊左翼提出的施政方 案,上台后一是与欧盟进行债务重组谈判,二是要求结束紧缩政策。欧盟对希腊第二次救助 计划已经对希腊的债务进行了削减,减免幅度达1000亿欧元。当时就有分析说,即使减轻债务,这不可持续,要到2030年才能还完,不排除会有第三次减债方案出台。

    此次关于希腊大选的媒体报道,都在提希腊左翼一上台就似乎就等于希腊退出欧元区了。媒体以此作为标题也 太抓眼球了。

    希腊左翼提出的口号,他的目标不是退出欧元区,而是债务重组和结束紧缩政策,达不到目标,才有可能退出欧元。他们也知道退出欧元,后果是不可预测的,所以他只不过拿这个做谈判条件,这些政治家也不是极端分子。

    希腊左翼和欧盟有可能达成妥协

    观察者网:你觉得,希腊左翼和欧盟谈判达成妥协的可能性大么?

    陈新:双方达成妥协是可能的。我个人觉得,没必要过于惊慌,好像赢得大选就等于退出欧元。应该区分清楚,希腊大选左翼党派赢得大选,不等于希腊要退出欧元区。

    在谈判策略上,可能会有几种方式:一、进一步削减债务;二、进一步延长债务偿还期;三、降低债务利息。

    我认为第一种可能性不大,上次欧盟已经给希腊削减了大量债务。最有可能达成妥协的会是在第二和第三种方式上,延长偿还时间,以及降低贷款利息。

    希腊左翼联盟最主要是为了赢得一个讨价还价的有利地位,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减轻还债负担,如果达 到目标,退出欧元区就谈不上了。而对于欧盟来说,紧缩政策不是目的,通过紧缩政策促进结构改革,以便让希腊经济获得活力,政府财政走上可持续之路。因此,如果希腊左翼联盟如果愿意在深化改革方面进行大刀阔斧的举动,以换取在债务重组以及调整紧缩政策方面的支持,这应该是双方启动谈判的基础。

    未来半年欧洲市场会起伏不定

    观察者网:那么,希腊左翼联盟选举成功之后,下一步形势你如何预测?

    陈新:希腊左翼联盟在竞选的时候提出用6个月的时间就债务重组问题进行谈判。

    欧盟对希腊救助计划原本于去年12月结束,如果评估达到要求,欧盟会提供希腊约70亿的最后一笔救助款项。结果遇到提前总统大选,去年12月份,“三驾马车”决定将最后评估时间推迟至今年3月份。现在看来3月份也没希望,假设最快左翼联盟2月份执政,要到今年8月才能出结果。

    在这段时间市场肯定有一些波动,因为希腊今年上半年有一些到期债务要还,仅3月就有 40多亿欧元还债义务,如果无法筹集资金,还债是个问题,就会引发市 场波动。

    2014年初,希腊已经成功在国债市场发债了,但是在现在的大环境下希腊政府自己发债国际市场上是没人会买的,这个渠道 断掉了。那么希腊政府的发债将依赖国内银行,而国内银行又依赖希腊央行和欧央行的再融资。如果欧央行切断对希腊的再融资,那希腊只能依赖本国央行的再融资。融资方面的不确定性会引发市场的怀疑,进而带来市场动荡。

    另外,三驾马车还有一个谈判工具,即欧央行刚出台的量化宽松,明确表示暂时不包括希腊。而对于希腊来说,参加量化宽松无疑是个难以舍弃的诱饵。因此,未来半年,欧元区等市场会随着希腊问题,以及谈判的进展,不断起伏。

    北欧和南欧的角力 

    观察者网:希腊大选的结果,对欧猪五国等其他欧洲国家又会有哪些影响?

    陈新:前面提到,希腊左翼联盟政党有两个要求,一个是债务重组,一是结束紧缩政策。对于第二个要求落实起来稍微有些难度。尤其是德国为主的北欧国家,他们要求希腊必须采取紧缩政策,进行结构改革,扭转原来的财政状况和改变经济增长方式。这种方案过去几年在 接受救助的几个国家,如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甚至包括希腊,都取得了一些效果。这些国家均在2014年出现了不同幅度的增长。

    而另外两个重债国家,法国和意大利,没有外来压力,效果不明显。法国也在嚷嚷,这个紧缩政策不好,如果欧盟对希腊放松紧缩政策要求,可能有政治上的溢出效应。法国意大利也会这样要求。这也是双方谈判的胶着点,所以,希腊左翼大选一成功,法国奥朗德很积极马上去祝贺了。他们的注意点放在紧缩政策是否会继续执行,还是需要调整。

    希腊大选,左翼联盟上台呼吁结束紧缩政策,还带来的另外一个溢出效应。今年是南欧国家的选举年,葡萄牙和西班牙都将在今年举行选举,而这些国家也都有疑欧势力。希腊左翼联盟执政后,跟三驾马车在债务重组和结束紧缩政策方面达成部分目的,将会给南欧国家的疑欧党派带来示范效应,如果南欧许多国家由疑欧政党执政,那么对欧洲一体化无疑会带来极大挑战。所以,希腊的问题不是自己一国的问题,债务危机是希腊自己的,紧缩政策背后是南欧与北欧之间的角力问题。

    http://www.guancha.cn/chenxin/2015_01_26_307572.shtml

    (联系 陈新:chen-xin@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