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胡琨:写在《罗纳德·科斯传》出版之际

作者:胡琨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所 更新时间:2017-03-08 09:43:00

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新制度经济学创始人,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作为现代最杰出的经济学家之一,科斯最重要的成就,没有超出《企业的性质》(The Nature of the Firm)这一杰作的贡献,二十多年之后付梓的《社会成本问题》(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更多是前者逻辑的进一步阐述。《企业的性质》解决了两个经验上貌似根本冲突的问题:既然价格体系主导下的市场竞争可以实现资源要素的最优配置,为何还需要内部活动仍受计划和管理支配的企业?既然很多内部等级森严,依靠指令参与经济活动的大型企业都取得了巨大成功,甚至某种程度上具有一定竞争优势,那么为何整个国家不可以如一个大工厂那样运行?这个问题如果得不到适当解答,市场竞争与计划调控的优劣便根本无从判断;而如果市场竞争不是经济运行的必要条件,那么价格便当无足轻重;就此而言,整个经济学的理论框架兴许就要彻底改写。而年方弱冠的科斯却创造性地通过引入交易成本(Transaction Costs)这个概念成功得化解了这一困境:因为价格机制交易成本的存在,使得企业的存在成为有必要,尽管企业内部的计划与计划经济在操作上几乎没有区别;同时,也因为组织交易成本的存在,企业的规模就此被划定了边界,而不会必然导向整个国家的计划经济。这个结论,为经济体制之争堵上了最后一个逻辑漏洞,也让价格在经济活动中的地位再次得到凸显,因为脱离了价格机制,任何成本也都无从谈起。

价格信号,是整个经济体系中最为关键的要素,如果物价稳定得不到保障,社会生产与消费活动就会受到严重干扰,消费者主权与绩效原则将无法确保,市场竞争便无从谈起;没有了市场竞争,市场经济也就名存实亡了。就此而言,没有节制的货币政策,或者说,不以物价稳定为首要目标的货币政策,对市场经济的伤害是最致命的,德国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超级通胀表明,这种所谓的市场经济,甚至不如计划经济。而目前盛行的信用货币体系下,最大的风险便是货币发行银行-中央银行扩张货币的冲动,因此,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如欧元区和美国都着眼于借助有力的法律来约束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与通货膨胀。

而价格,对于我们当下面临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暨结构转型亦有重要意义。在调结构的政策努力中,创新被赋予了关键的地位,各级政府也在促进创新方面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创新的前提条件是什么?是消费者主权,是绩效原则!所谓消费者主权,就是决定一个企业经营是否成功的,不是银行或者政府的关系,而是更多消费者的青睐;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自然会想法设法去生产更加物美价廉、更加有创意的产品,去争取消费者,相互间的竞争便自然会遵循绩效原则;在消费者主权与绩效原则下,创新是企业一种普遍的自发行为,社会劳动生产率便会稳步提升,这也是市场经济成功的关键奥秘。而在扩张的货币与财政政策下,大量经济资源掌握在金融机构与各级政府手里,对于企业家来讲,经营是否成功,不取决于自己的产品是否能受到消费者青睐,而是取决于自己是否有政府或者银行关系,那么对于企业家来讲,还有什么激励去生产更好的产品?既然关系比绩效更重要,创新还有什么意义?就此而言,稳健的货币政策或者说物价稳定是确保消费者主权与绩效原则的关键因素。

可以理解,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试图有所作为;但是,出台相应政策时,货币与财政政策与创新的逻辑关系却不能忽视;并且,我们始终要面对一个更根本的问题:何种经济体制才能可持续地实现国民的共同福祉。

此外,科斯在研究方法方面也同样给人启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经济学家重返国际经济学界时,正是西方计量革命方兴未艾之时,很自然将计量模型放在了极其重要的位置;但是,计量模型作为重要的研究辅助方法固然相当重要,但本身不应该成为经济学家自娱自乐的工具,异化为科斯眼中充满假设的黑板经济学,经济学应该回归真实的世界或者说经验主义传统,在真实的世界中,计量方法的作用同样举足轻重。

 

本文为作者应邀于2017年3月2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罗纳德·科斯传》发布会暨科斯思想研讨会上发言基础上整理修改而成。

 

(联系 胡琨:hukun@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ssn.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