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叶斌:欧盟法制进程(2012-2013)

叶斌:欧盟法制进程(2012-2013)

作者:叶斌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08-01 15:36:19

    本文已发表于2014年《欧洲发展报告》,若转引,请参考以下格式:

    叶斌:“欧盟法制进程”,周弘主编、江时学副主编:《欧洲发展报告(2013~2014):欧盟东扩10年》,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142-155页。

     

    摘要

    自2012年9月至2013年底,欧盟继续深化其经济与货币联盟建设,加强欧元区监管的立法和银行业联盟初步立法正按欧盟蓝图逐步落实当中;在内部市场建设方面,欧盟推出第二期的单一市场行动计划,进一步以市场促经济发展,以市场提升竞争力;在内务与司法合作方面,布鲁塞尔条例I的全面修订使原来广受批评的管辖权规则得到纠正,全面修订难民接纳立法统一了各成员国提供国际保护的接纳标准和程序,通过新立法提高了受害者权利保护的趋同与相互承认;欧盟大规模修订对外贸易立法,减少普惠制受惠范围和强化贸易防御工具,表明欧盟贸易保护主义日趋明显。在国际协定方面,欧盟自由贸易区战略的实施,特别是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和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的启动,引发了全球关注。

     

    关键词

    欧盟法;两部立法;单一监管机制;单一市场行动计划;自由贸易协定

     

    自2012年9月至2013年12月,欧盟法制进程有以下突出表现:(1)进一步深化经济与货币联盟建设,一方面通过两部立法加强欧元区预算监管和宏观经济治理,对受援助国实施强化监管;另一方面通过了银行业联盟的首部立法,欧央行成为单一监管机制的核心;(2)在内部市场建设方面,落实第二期单一市场行动计划,从交通与能源网络、跨境人员与商业流动、扶持数字经济、以及加强社会企业家精神四个方面完善市场发育,挖掘市场促进经济发展和提升就业的潜力;(3)修订和补充内务与司法合作领域的多部基础立法,包括全面修订《布鲁塞尔条例I》,提高受害者权利保护的趋同与相互承认,全面修订难民资格申请与认定的标准和程序;(4)大规模修订对外贸易立法,减少普惠制受惠范围,强化防御工具立法,其应对中国等新兴国家贸易出口的意图十分明显;(5)在与第三国贸易或投资协定谈判方面取得重要进展,特别是启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和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谈判。

    在国际协定方面,到2013年年底,欧盟完成或者启动了多个自由贸易或投资协定谈判,将对多边贸易体制和国际贸易规则的未来发展走向产生重大影响。

    一、欧盟法一般事务

    2009年12月1日生效的《里斯本条约》将授权欧盟委员会制定的法令区分为“委托法令”和“实施性法令”[1],为了与这种新的分类法相适用,2013年10月欧盟通过一项条例[2]修订了多部与委员会委托法令有关的指令。该条例明确了部分指令的5年授权期,除非欧洲议会或欧盟理事会反对,授权期将自动延长相同期间。在通过委托法令后,欧盟委员会应立即通报欧洲议会和理事会,若后者在通报日起2个月内均未提出异议,该委托法令径行生效。

    在涉及欧洲议会大选方面,2012年12月欧盟理事会修订了在本国之外其他成员国居住的联盟公民参与欧洲议会竞选的指令[3],为长期生活在布鲁塞尔的外国人直接在比利时申请2014年欧洲议会候选人资格提供了便利。新指令废除了原指令要求申请人提供本国行政机构关于其未被剥夺选举权的证明,将其简化为申请人在申请书中做出特别声明并将该声明通知给本国。为了方便成员国相关机构的联络,指令要求成员国指定一个通知联络点。

    2013年7月1日,克罗地亚成为欧盟第28个成员国,扩大了欧盟法的地理适用范围。为此,欧盟制定或修订多部立法措施,例如,欧盟为克罗地亚入盟制定了招募联盟官员和临时雇员的特殊临时措施条例。[4]2013年7月9日欧盟理事会通过了拉脱维亚加入欧元区的决定[5],此前欧洲议会和欧央行都发表了赞同意见。拉脱维亚将于2014年1月1日成为第18个欧元国家。

    二、经济与货币联盟立法

    2012年和2013年是欧盟进一步推动经济与货币联盟(EMU)建设的重要年份,主要措施是提出和逐步落实欧洲“经济与货币联盟蓝图”。2012年12月13-14日,欧洲理事会批准了欧盟委员会于当年10月提交的“关于建立真正深化的经济货币联盟蓝图:启动欧洲辩论”[6]的报告。这是继欧盟“六部立法”(Six-Pack)、“财政契约”(TSCG)和《欧洲稳定机制条约》(ESM)等一系列应对欧债危机的经济治理和财政监管改革方案之后,欧盟为经济货币联盟发展所设计的更为深化的改革路线图。

    蓝图提出经济与货币联盟的“四个基础”——统一的财政框架、统一的预算框架、统一的经济政策框架、更强的民主合法性和问责,其实施步骤分为“一年半的近期”、“五年中期”和“五年以后的远期”三个阶段。蓝图要求在2014年7月1日前通过“两部立法”(Two-Pack),对欧元区实施更严格的财政监管;建立银行业联盟的基本框架,包括制定单一行为手册(Single Rulebook)、单一监管机制(Single Supervisory Mechanism)和单一清算机制(Single Resolution Mechanism);建立“趋同和竞争力工具”(Convergence and Competitiveness Instrument),对成员国重大改革事项进行事先协调;以及解决欧元区的对外代表性问题。2013年度,欧盟已如期通过“两部立法”、单一行动手册和单一监管机制等立法。

    (一)“两部立法”:进一步加强欧元区预算监管和宏观经济治理

    欧盟认为,欧债危机的教训之一是,在整个经济环节都需要更为审慎的财政决策,并且需要进一步改进欧元区成员国的预算协调和监管。[7]为此,欧盟采用了协调经济政策的“欧洲学期”,以“六部立法”(Six-Pack)修订《稳定与增长公约》以实施更严格的财政纪律,以“财政契约”赋予欧盟机构初步的财政监管职能等等。对于欧元区,由于各成员国的预算政策具有巨大的潜在扩散效应,欧盟认为在上述规则之外还需要对欧元区制定更加有针对性和更为强化的监管规则。2013年5月13日,欧盟通过了所谓“两部立法”(two-pack),即《第472/2013号关于加强欧元区遭受财政稳定严重困难或面临威胁的成员国经济与预算监管条例》[8]和《第473/2013号关于监管和评估欧元区成员国预算计划草案以及确保纠正过度赤字的共同规则条例》[9]。两部条例于2013年下半年开始与2014年预算周期相配合。

    《监管与评估预算草案计划以及确保纠正过度赤字条例》的主要内容是:(1)成员国层面的共同预算规则应受独立机构的监督;(2)在共同预算日程中,欧元区成员国应在每年10月15日之前向委员会和欧元集团提交下一年度的预算草案以及他们独立的宏观经济预测。根据稳定与增长公约,每年春季成员国应在稳定方案或者趋同方案中向委员会和理事会提交中期公共财政状况。该条例额外要求,在秋季时要监管成员国预算政策的实施并且分享信息。委员会将评估草案是否符合稳定与增长公约,以及是否遵循了欧洲学期中提出的建议。如果委员会认为预算草案与稳定与增长公约严重不符,委员会可以要求修改预算草案,否则将向其提出意见并交由欧元集团讨论。由此可见,条例补充了稳定与增长公约的预防功能,特别是确保在成员国预算草案准备阶段适当地融入欧盟层面的政策建议,同时也提升了欧元集团的同行评价影响力;(3)成员国议会对预算仍然保持完全的主权,不过根据条例,还需要附加委员会对预算计划的独立意见;(4)对于处于过度赤字程序的成员国,条例引入了毕业监督制度,以便及时和长期纠正过度赤字。由此,如果早期监测到成员国存在无法在理事会规定的期限内纠正过度赤字的风险,理事会可以采取相应的行动;(5)财政契约的某些规则被纳入到本条例,例如要求设立独立机构来负责监管多边监管程序中的“中期预算目标”( MTO)是否在成员国层面得到执行,要求事先协调成员国发债计划,以及要求处于赤字程序的成员国制定“经济伙伴关系方案”以进行结构性改革,确保长期有效地纠正过度赤字。

    《欧元区困难国家加强监管条例》的主要内容包括:(1)面临严重困难的成员国将受到强化监管,由委员会对此进行决策。某些类型的预警型金融援助则自动受到强化监管,由委员会确定这些援助清单。(2)强化监管包括:成员国有义务陈述经济不稳定的根源;定期审查,提供更加细化的金融数据;各季度委员会向欧元集团报告这些国家的情况;(3)在宏观经济调整方案的决策和监督程序方面,没有足够行政能力的成员国必须寻求委员会的技术协助;在必要时,理事会可以判定受援国没有满足调整方案中包括的政策要求;(4)引入后监管机制,对于即将走出纠正方案或预警援助的成员国,如果该国偿还额不足受援助额的75%,该国仍处于强化监管之下,目的是确保该国稳步回归市场,实现财政的可持续性。

    (二)以银行业单一手册、单一监管机制和单一清算机制初步实施银行业联盟设计方案

    2013年6月27日,欧盟以《资本金要求条例》(CRR)[10]和《资本金要求指令》(CRD IV)[11]修订了多部立法,将银行资本的国际标准(巴塞尔III)移植到欧盟法律框架内,新规则于2014年1月1日施行。《资本金要求条例》建立了欧盟银行业单一行动手册,对欧盟银行业运营提出了更为审慎的要求,例如银行应保持充足的资本储备,同时保持流动性等。《资本金要求指令》则要求成员国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审慎监管和公司治理。

    2013年11月4日,即在欧盟委员会提出草案后的一年后,欧洲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12]终于生效。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是落实银行业联盟的第一步,它包括欧洲中央银行和成员国监管机构,欧央行负责单一监管机制的整体运作,起核心作用。在内部架构方面,欧央行新设独立的监事会(Supervisory Board),以便使监管职能与原有的货币职能分离,欧央行管理理事会(Governing Council)有权驳回监事会的决定。欧洲中央银行有权发放或者吊销银行牌照,评估银行资产和坏账,确保单一手册统一适用,直接监管重要银行等。其中重要银行指,资产超过300亿欧元、或资产占其本国国内生产总值20%、或属于所在国三大银行、或经营大规模跨国业务、或接受欧元区基金援助的银行,其数量接近130家。成员国监督机构则仍然对中小银行实施涉及消费者保护、打击洗钱和支付服务等方面的监管。欧洲中央银行可随时决定直接监管某家信贷机构。欧洲银行管理局(EBA)仍保留现有职能,继续致力于制定单一行动手册,确保单一市场的公平竞争。单一监管机构不只适用于欧元区,还对自愿加入该机制的非欧元区国家开放。

    2013年7月10日,欧盟委员会提出银行业联盟单一清算机制草案[13],以建立处理银行破产的单一机制,设立比成员国破产基金更为有效的单一破产基金。根据该草案,欧央行负责评估哪些银行需要破产,单一破产委员会准备破产方案,欧盟委员会最终决定是否使其破产,成员国破产监管机构则在单一破产委员会的监管之下实施破产。单一破产基金由破产委员会管理,用于银行重组时获得中期资金支持。该草案有望于2014年上半年通过。

    三、内部市场建设

    为应对欧债务危机,提升经济增长和促进就业,欧盟委员会曾于2011年4月启动“单一市场行动”(Single Market Act)计划[14],这是欧盟单一市场建立20年来最大政策动议。单一市场行动旨在通过完善市场机制来提升欧洲竞争力,扩大市场提供就业岗位的能力,刺激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在第一期的行动中,欧盟委员会采取了改进单一服务市场、单一市场现代化和扶持中小企业等共12个领域的立法草案,但是立法进展缓慢。在欧债危机的持续压力之下,2012年10月欧盟委员会又提出第二期单一市场行动,进一步完善和发挥单一市场作为经济增长引擎的潜力。[15]欧盟计划在2013年底前采取如下四个领域的立法和非立法措施:

    (1)推动铁路、海运、空运和能源网络的充分融合:通过立法措施开放成员国之间国内客运服务;通过所谓“蓝带”措施(Blue Belt)建立真正的单一海运市场;加速建立“单一欧洲天空”;改进第三期一揽子能源措施的实施,使跨境能源市场受惠于最终消费者。

    (2)促进人员和商业跨境流动:建立欧洲流动就业门户网站(EURES Portal),为欧盟公民在其他成员国求职提供帮助;制定欧洲风投基金条例[16],用以推动以长期而非短期投机为目的的投资项目,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修订欧盟破产规则,使陷入困境的企业家有机会重新创业,与此同时修订有关跨境破产的规则。

    (3)扶持数字经济:修订支付服务指令,制定关于多边交换费的新立法,以促进电子商务和在线服务;推动单一数字市场建议,制定有关降低宽带费用成本的共同规则,提高高速通信设施的使用效率并降低成本;制定电子发票标准,消除电子商务进入政府采购的技术性门槛。

    (4)加强社会企业家精神、社会聚合和消费者信心:制定一揽子措施,加强产品安全实施和监管;制定欧洲社会企业家基金条例[17],使所有欧盟公民均可获得基本支付账户,确保银行账户的费用透明,推动变换银行户头的便利化。

    欧盟“单一市场行动计划”第二期措施正在逐步落实,如果能顺利通过并有效实施,将进一步消除欧盟内部仍然存在的贸易壁垒,推动单一市场现代化,确保欧盟尽早实现经济复苏。这些措施立足于完善社会市场经济规则,对于提升欧洲经济的内在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

    四、自由、安全与公正区域建设

    在2012到2013年期间,欧盟在推动自由、安全与公正区域(AFSJ)建设方面修订或通过了多部重要立法措施,包括修订《关于民商事管辖权和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布鲁塞尔条例I》,通过民事保护措施相互承认条例,制定有关国际保护的三部指令,以及制定刑事受害人最低保护标准指令。在这些立法中,有多部涉及到欧盟国际私法和欧盟刑事司法合作基础法律的修订或制定。

    (1)全面修订民商事管辖权与判决承认与执行规则

    2012年12月12日,欧盟通过《关于民商事管辖权与判决承认与执行的1215/2012号条例》,对欧盟国际私法中最重要的“布鲁塞尔条例I”进行全面修订[18],加速和简化欧盟成员国之间民商事判决的承认与执行。

    新版布鲁塞尔条例I废除了原来的“认证程序”,不再要求对其他成员国法院所做判决的可执行性作出声明。根据新条例,某欧盟成员国法院做出的民商事判决,只要在该国是可执行的,无需任何特别程序就可以得到其他成员国法院的承认。条例还规定,本国管辖权不得适用于住所在欧盟之外的消费者和雇员,即使该国法院根据该条例拥有专属管辖权,或者当事人协议选择该国法院管辖。条例还修订了广受批评的平行诉讼规则,对于内部平行诉讼,新条例规定协议管辖权优先于“先受理原则”;对于国际平行诉讼,如果非欧盟成员国法院已经受理相同当事人之间的诉讼或者争议存在关联的诉讼,成员国法院将可在自由裁量的基础上中止或者最终驳回诉讼。新条例已于2013年1月9日生效,除去少数例外情形,将于2015年1月10日施行。

    (2)提高受害者权利保护的趋同与相互承认

    在本报告期间,欧盟通过了两部对刑事案件受害人提供保护的立法。2012年10月通过的《刑事案件受害者权利、支援和保护的最低标准指令》[19]为各成员国在保护受害人方面提出最低的法律要求,以便各国的刑事保护尽可能地趋同。2013年6月通过的《民事保护措施相互承认条例》[20]则引入关于保护措施的证明书,无需任何其他特别程序,使民事保护措施获得成员国间的相互承认。保护措施包括对被保护人的保护措施和对施害人的禁令。

    (3)修订难民立法,规范各成员国提供国际保护的接纳标准和程序

    2013年6月26日,欧盟通过三部有关国际保护的修订措施,包括就成员国负责调查居留在某成员国内的第三国国民或无国籍人所提出的国际保护申请建立判断标准与机制的条例[21]、给予和取消国际保护的共同程序指令[22]和国际保护申请接纳标准指令[23]。新立法措施简化了国际保护申请程序,促进各成员国的接纳标准趋同,加强难民保护,例如要求九个月内使其获得就业许可等。

    五、欧盟对外贸易法

    在2012到2013年期间,欧盟对外贸易法得到大规模的修订,其中包括欧盟全面修订具有广泛域外效力的普惠制立法和反倾销、反补贴基础立法,新立法将缩小普惠制的受惠范围,加强贸易防御工具的保护功能。另外,欧盟还通过立法解决《里斯本条约》之后成员国与第三国双边投资保护协定在过渡期内的效力问题。

    (1)全面改革普惠制,减少受惠国数量,降低普惠制“毕业”门槛

    继修改普惠制原产规则之后,2012 年10月 25 日欧盟通过了全面修订普惠制度的新条例[24]。新修订的普惠制方案对欧盟现行三种普惠制安排(一般普惠制安排、普惠制追加安排和最不发达国家的特殊安排)均有不同程度的调整和强化。改革后的欧盟普惠制安排所做出的修改主要涉及 5 个方面:受益国的范围、优惠关税率与产品范畴、产品毕业标准、普惠制追加安排和特殊的保障措施。条例于 2014 年 1 月 1日生效。

    在内容方面,其一,条例减少普惠制受益国数量,将受益者集中于经筛选的国家,目前享受欧盟进口优惠的 176 个国家和地区将减至约 80 个;其二,通过实施普惠制追加安排,增强激励受益国尊重核心人权与劳工权利、法治、良治、环境和可持续发展标准;其三,通过实施“除军火外之一切”安排,增强最不发达国家贸易进入欧盟的效率和效益;其四,增强普惠制实施的透明度、稳定性和可预见性。欧盟普惠制改革旨在使欧盟普惠制适应变化的全球情势,使欧盟普惠制方案对于最需要国家的更加透明、更具有可预见性和更加的优惠。[25]

    (2)解决成员国与第三国双边投资协定的效力待定问题

    2012年12月20日,欧盟通过《关于欧盟成员国与第三国双边投资协定过渡性安排的第1219/2012号条例》[26]。《里斯本条约》将直接投资权能纳入欧盟共同商业政策后,欧盟成员国与第三国投资协定(BIT)处于效力不确定状况。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该条例要求成员国汇报现有的BIT清单,在欧盟与该国达成新的投资协定之前,如果欧盟近期尚无与该国磋商BIT的计划,现有协定仍然有效。条例还建立了授权成员国与第三国进行BIT谈判的机制。

    (3)实质性修订贸易防御工具,强化贸易救济法律的贸易保护功能

    2013年4月10日,欧盟委员会向欧盟理事会和欧洲议会提交了修订欧盟反倾销条例与反补贴条例的立法建议[27],欧盟修订反倾销与反补贴法工作正式进入立法程序,这项立法工作预计将在2014年初前后完成。欧盟委员会将主动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对于原材料市场存在结构性扭曲的国家在反补贴中不再适用轻税原则,改进临时性措施的披露制度,重新定义欧盟产业和欧盟利益等。本次修订是1995年以来欧盟贸易防御工具的首次实质性审查与改进。其中不少措施实际上是直接针对中国制定的,未来将对中欧贸易产生重大影响。此外,欧盟强化贸易救济法律的贸易保护功能,反映出不断增强的保护主义倾向。[28]

    六、欧盟与第三国双边贸易与投资协定

    2013年度欧盟与第三国贸易与投资协定谈判取得重大进展。在这期间,欧盟与加拿大完成了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与乌克兰的深化全面自由贸易协定于5月15日临时适用,欧盟与美国启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保护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并与中国宣布启动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此外,欧盟还与摩尔多瓦、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等国启动了联系协定的谈判。而在此之前,欧盟与韩国自贸协定已经生效,与新加坡完成了自贸协定谈判。欧盟新一代自贸协定不再以降低关税为主要目标,而是以扩大市场准入,消除非关税壁垒和规章协调为重点。

    (1)启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保护伙伴关系协定谈判

    2013年2月13日,欧美领导人共同宣布欧美将启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的谈判。[29]该协定涉及广泛的双边贸易和投资问题,将为全球贸易制定新的规则。[30]这是欧美建立新大西洋关系以来,双方所达成的最大的合作意向,对于未来国际经济关系和贸易格局将起到深远的影响。6月14日,欧盟理事会授权欧盟理事会与美国政府进行协定的谈判,[31]影视产品应法国的要求被暂时排除在谈判内容之外。双方预计在两年内完成谈判。

    欧盟是美国的最大贸易伙伴,美国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2011年贸易分别占对方贸易总量的17.6%和13%,占世界贸易的三分之一。根据欧盟委员会的评估,该协定有望为欧盟GDP带来0.27-0.48%的增长,提供国民收入增长约860亿欧元。[32]由于欧美之间从来没有综合性的双边协定,TTIP谈判将极大地加强欧美战略关系,为跨大西洋经济一体化带来新的可能性。

    欧美为TTIP设立了雄心勃勃的目标,以综合性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协议囊括自由贸易和投资保护,计划(1)削减贸易关税壁垒,(2)削减或防止贸易、服务和投资壁垒,(3)加强规章和标准的一致性,(4)对所有类别的贸易削减或防止非关税壁垒,(5)加强在推动共同关注的全球议题上合作并为取得共同的全球经济目标加强合作。在结构和内容上,TTIP将包括市场准入、规章问题和非关税壁垒、以及在知识产权、环境和劳工、海关便利化、竞争政策、本地化贸易壁垒、原材料和能源、中小企业和透明度等方面达成双边规则。[33]

    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将不同于在投资、服务和公共采购领域取消关税和开放市场的传统自由贸易协定,而是集中致力于整合规则和技术产品标准。[34]欧美认为,规则和技术产品标准当前跨大西洋贸易中最严重的壁垒,有研究表明规则的差异所导致的额外成果负担相当于超过10%的关税,某些产业比例甚至高达20%,而传统的关税仅约4%。欧美希望通过借此应对当前他们共同面临的经济衰退和就业压力问题,通过合作给双边带来重大经济利益。[35]对欧美最具意义的是,欧美希望加强双方规则的一致性,为全球制定自由贸易和投资规则,继续保持其竞争优势,从而应对迅速崛起的新兴国家对其贸易地位的挑战。

    不过,对于多边贸易机制,最强势的两个伙伴绕开WTO进行单独的双边谈判,势必对多边机制的有效性构成挑战。由于TTIP还涉及与贸易有关的其他领域,如知识产权、环境保护和劳工保护等,通过高筑技术性壁垒对应新兴国家的意图十分明显。“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将不可避免地重构国际贸易中的大国关系。

    (2)启动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谈判

    在2013年11月中欧峰会上,中欧正式宣布启动中欧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中国与除爱尔兰以外的所有欧盟成员国都签订了双边投资协定(BIT),但是各协定在内容上,例如待遇标准、货币兑换、国有化、争端解决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由于《里斯本条约》使直接投资成为欧盟的专属权能,欧盟决定与第三国签订统一的投资协定,以提供更好的投资保护和更一致的法律效果。

    限于篇幅,部分立法未收入本报告。司法方面,欧盟法院在2012年到2013年期间做出多项重要立决,不少判决具有重要的政治、法律、经济和社会意义。在经济政策方面,2012年11月欧洲法院裁定欧洲稳定机制(ESM)符合欧盟法[36]。在立法方面,欧洲法院驳回西班牙和意大利对理事会授权在欧洲单一专利区制定加强型合作立法的质疑。[37]在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方面,欧洲法院驳回卡迪II案上诉请求[38]等。在竞争法方面,欧洲法院裁定微软收购讯佳普符合内部市场规则[39];裁定西门子、三菱和东芝垄断气体绝缘封闭组合电器市场[40];维持对通力集团参与电梯市场垄断的罚金[41]等。在边境管理方面,欧洲法院裁定护照收集指纹合法[42],认定拒绝签发申根签证仅得以欧盟申根法典中明确规定的理由[43],裁定同性恋构成难民申请中的特殊社会集团[44]等。此外,欧盟法院还在阐释重要法律原则,例如禁止权利滥用原则[45]、平等待遇和非歧视原则[46]等方面做出多项重要判决。

     

    (联系  叶斌:yebin@cass.org.cn

    本文载周弘主编、江时学副主编:《2013-2014年欧洲发展报告》社科文献出版社,2014年5月。

     

--------------------------------------------------------------------------------

* 叶斌: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欧盟法研究室副主任,助理研究员,国际法学博士。

[1] “委托法令”是授权委员会制定的为了补充或者修订立法性法令中非核心条款的非立法性法令(TFEU第290条第1款),“实施性法令”是授权委员会制定的为实施某个欧盟法而制定统一适用条件的法令(TFEU第291条第2款)。对于委托法令,立法者委托委员会制定准立法性质的法令。对于实施法令,由于主要由成员国负责实施欧盟法,如果适用立法性法令需要统一的实施条件,就需要委员会就这些条件制定规则。

[2] Regulation (EU) No 1021/201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9 October 2013 Amending Directives 1999/4/EC and 2000/36/EC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and Council Directives 2001/111/EC, 2001/113/EC and 2001/114/EC as Regards the Powers to be Conferred on the Commission, OJ L 287, 29.10.2013, pp.1-4.

[3] Council Directive 2013/1/EU of 20 December 2012 Amending Directive 93/109/EC as regards Certain Detailed Arrangements for the Exercise of the Right to Stand as a Candidate in Elections to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for Citizens of the Union Residing in a Member State of which They are not Nationals, OJ L 26, 26.1.2013, pp.27-29.

[4] Regulation (EU) No 1216/2012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2 December 2012 Introducing, on the Occasion of the Accession of Croatia to the European Union, Special Temporary Measures for the Recruitment of Union Officials and Temporary Staff, OJ L 351, 20.12.2012, pp.33-33.

[5] Council Decision of 9 July 2013 on the Adoption by Latvia of the Euro on 1 January 2014, OJ L 195, 18.7.2013, pp.24-26.

[6] Communication from the Commission, “A Blueprint for a Deep and Genuine Economic and Monetary Union: Launching a European Debate”, COM(2012) 777 final/2, Brussels, 30.11.2012.

[7] European Commission Memo, “‘Two-Pack’ Enters into Force, Completing Budgetary Surveillance Cycle and Further Improving Economic Governance for the Euro Area”, Brussels, 27.5.2013.

[8] Regulation (EU) No 472/201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1 May 2013 on the Strengthening of Economic and Budgetary Surveillance of Member States in the Euro Area Experiencing or Threatened with Serious Difficulties with Respect to Their Financial Stability, OJ L 140, 27.5.2013, pp.1-10.

[9] Regulation (EU) No 473/201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1 May 2013 on Common Provisions for Monitoring and Assessing Draft Budgetary Plans and Ensuring the Correction of Excessive Deficit of the Member States in the Euro Area, OJ L 140, 27.5.2013, pp.11-23.

[10] Regulation (EU) No 575/201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6 June 2013 on Prudential Requirements for Credit Institutions and Investment Firms and Amending Regulation (EU) No 648/2012, OJ L 176, 27.6.2013, pp.1-337.

[11] Directive 2013/36/EU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6 June 2013 on Access to the Activity of Credit Institutions and the Prudential Supervision of Credit Institutions and Investment Firms, Amending Directive 2002/87/EC and repealing Directives 2006/48/EC and 2006/49/EC, OJ L 176, 27.6.2013, pp.338-436.

[12] 单一监管机制立法文件包括:Council Regulation (EU) No 1024/2013 of 15 October 2013 Conferring Specific Tasks on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Concerning Policies Relating to the Prudential Supervision of Credit Institutions, OJ L 287, 29.10.2013, pp.63-89;Regulation (EU) No 1022/201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2 October 2013 Amending Regulation (EU) No 1093/2010 Establishing a European Supervisory Authority (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 as Regards the Conferral of Specific Tasks on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Pursuant to Council Regulation (EU) No 1024/2013, OJ L 287, 29.10.2013, pp.5-14;Statement by the Council。

[13] Proposal for a Regulation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Establishing Uniform Rules and a Uniform Procedure for the Resolution of Credit Institutions and Certain Investment Firms in the Framework of a Single Resolution Mechanism and a Single Bank Resolution Fund and Amending Regulation (EU) No 1093/2010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COM/2013/0520 final, 10.7.2013.

[14] European Commission Communication: "Single Market Act. Twelve Levers to Boost Growth and Strengthen Confidence. Working together to Create New Growth", COM(2011) 206 final, Brussels, 13.4.2011.

[15] European Commission Communication: "Single Market Act II. Together for New Growth", COM(2012) 573 final, Brussels, 3.10.2012.

[16] Regulation (EU) No 345/201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7 April 2013 on European Venture Capital Funds, OJ L 115, 25.4.2013, pp.1-17.

[17] Regulation (EU) No 346/201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7 April 2013 on European Social Entrepreneurship Funds, OJ L 115, 25.4.2013, pp.18-38.

[18] Regulation (EU) No 1215/2012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2 December 2012 on Jurisdiction and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Judgments in Civil and Commercial Matters, OJ L 351, 20.12.2012, pp.1-32.

[19] Directive 2012/29/EU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5 October 2012 Establishing Minimum Standards on the Rights, Support and Protection of Victims of Crime, and Replacing Council Framework Decision 2001/220/JHA, OJ L 315, 14.11.2012, pp.57-73.

[20] Regulation (EU) No 606/201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2 June 2013 on Mutual Recognition of Protection Measures in Civil Matters, OJ L 181, 29.6.2013, pp.4-12.

[21] Regulation (EU) No 604/2013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6 June 2013 Establishing the Criteria and Mechanisms for Determining the Member State Responsible for Examining an Application for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Lodged in One of the Member States by a Third-Country National or a Stateless Person, OJ L 180, 29.6.2013, pp.31-59.

[22] Directive 2013/32/EU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6 June 2013 on Common Procedures for Granting and Withdrawing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OJ L 180, 29.6.2013, pp.60-95.

[23] Directive 2013/33/EU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6 June 2013 Laying down Standards for the Reception of Applicants for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OJ L 180, 29.6.2013, pp.96-116.

[24] Regulation (EU) No 978/2012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5 October 2012 Applying a Scheme of Generalised Tariff Preferences and Repealing Council Regulation (EC) No 732/2008, OJ L 303, 31.10.2012, pp.1-82.

[25] 参见曾令良:“欧债危机背景下欧盟普惠制改革及其对中国的影响”,《法学评论》2013年第3期。

[26] Regulation (EU) No 1219/2012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12 December 2012 Establishing Transitional Arrangements for Bilateral Investment Agreements between Member States and Third Countries, OJ L 351, 20.12.2012, pp.40-46.

[27] Proposal for a Regulation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Amending Council Regulation (EC) No 1225/2009 on Protection against Dumped Imports from Countries not Members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y and Council Regulation (EC) No 597/2009 on Protection against Subsidised Imports from Countries not Members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y, COM (2013) 192 final, Brussels, 10. 4. 2013.

[28] 参见蒋小红:“试析欧盟贸易救济立法的最新发展”,《欧洲研究》2013年第6期。

[29] Statement from United State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European Council President Herman Van Rompuy and European Commission President José Manuel Barroso, Brussels/Washington, 13.2.2013.

[30] Final Report of High Level Working Group on Jobs and Growth, 11.2.2013, p.6.

[31] Council Press Release, Council Approves Launch of Trade and Investment Negotiations with the United States, Luxembourg, 14.6.2013.

[32] 同上注。

[33] Final Report of High Level Working Group on Jobs and Growth, 11.2.2013.

[34] European Commission MEMO, “European Union and United States to Launch Negotiations for a 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MEMO/13/95, Brussels, 13.2.2013.

[35] Francisco José Millán Mon, “Report on the Role of the EU in Promoting a Broader Transatlantic Partnership, Committee on Foreign Affairs of European Parliament”, 14.5.2013, 2012/2287(INI).

[36] Judgment of 27 November 2012 in Case C-370/12, Thomas Pringle v Governement of Ireland, Ireland and The Attorney General.

[37] Judgment of 16 April 2013 in Joined Cases C-274/11, C-295/11, Spain v Council.

[38] Judgment of 18 July 2013 in Joined Cases C-584/10 P, C-593/10 P and C-595/10 P, Commission v Kadi.

[39] Judgment of 11 December 2013 in case T-79/12, Cisco Systems and Messagenet v Commission.

[40] Judgment in 19 December 2013 of Joined Cases C-239/11 P, C-489/11 P and C-498/11 P, Siemens AG, Mitsubishi Electric Corp. and Toshiba Corp. v Commission

[41] Judgment of 24 October 2013 in Case C-510/11 P, Kone and Others v Commission.

[42] Judgment of 17 October 2013 in Case C-291/12, Michael Schwarz v Stadt Bochum.

[43] Judgment of 19 December 2013 in Case C-84/12, Rahmanian Koushkaki v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44] Judgment of 7 November 2013 in Joined Cases C-199/12, C-200/12, C-201/12, X, Y, Z v Minister voor Immigratie en Asie.

[45] Judgment of 5 October 2012 in T-204/10, Lancôme v OHMI.

[46] 例如Judgment of 20 September 2012 in T-333/09, Pologne v Commission; Judgment of 27 September 2012 in T-347/06, Nynäs Petroleum and Nynas Belgium v Commission; Judgment of 31 January 2013 in C-12/11, McDonagh; Judgment of 13 May 2013 in T-229/11 and T-276/11, Inglewood e.a. v Parlement; Judgment of 30 May 2013 in T-280/09, Morte Navarro v Parlement; Judgment of 11 July 2013 in C-439/11 P, Ziegler v Commissio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ssn.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