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假如德国转向民族主义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菲利普·斯蒂芬斯 | 文章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 | 更新时间:2018-06-25 10:57:00

  斯蒂芬斯: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最近的反移民姿态受到几个欧盟国家的民粹主义者欢呼。但“德国优先”对这些国家将意味着什么?

  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正受到围攻。这位德国总理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的巴伐利亚姊妹党希望进一步加强边境管控。在默克尔领导的执政联盟中,来自基社盟(CSU)的德国内政部长霍斯特·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摆出的反移民姿态,受到了华沙、维也纳、布达佩斯和罗马的民粹主义者的欢呼。我们中的一些人揣测,他们中有没有人想过,一个转向民族主义的德国看上去会是什么样子?

  泽霍费尔的动机显而易见。在2017年的全国大选中,基社盟遭到了公开标榜排外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的重创。面对10月份的州选举,基社盟希望能够把另类选择党打个措手不及。欧盟领导人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商讨一项全欧洲范围的移民计划。如果不能令他满意,泽霍费尔威胁要单方面实施边界管控。

  最新民调似乎显示,多数德国人仍对默克尔的开放边界战略持怀疑态度。德国的邻国中,维谢格拉德四国集团(Visegrad Four)——波兰、斯洛伐克、捷克和匈牙利——都是该政策的激烈批评者。对于在欧盟各国安置寻求庇护者的努力,波兰执政的法律与正义党(Law and Justice Party)领导人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law Kaczynski)和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Viktor Orban)不屑一顾。

  意大利新政府——五星运动(Five Star)与反移民的联盟党(League)组成的民粹主义联合政府——正对从北非跨海而来的难民关闭港口。联盟党领导人、内政部长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上任不久就拒绝“水瓶座号”(Aquarius)救援船进入意大利港口。奥地利保守政党领导人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提议与罗马和柏林的强硬派结成“轴心”以封锁边境。

  民粹主义者靠简单的口号团结在一起。随着有才华的年轻人到别国寻找机会,匈牙利的人口正在萎缩和老龄化。然而,布达佩斯却以其把寻求庇护者和移民关在带刺的铁丝网营地而自豪。

  当然,现实是任何单一国家政府都无法控制本国的边境。民粹主义者珍视的狭隘的国家利益经常相互冲突。现在人们已经忘记了,但默克尔2015年保持德国边境开放之举缓解了奥地利的压力。当时欧尔班领导的匈牙利用大巴把难民递解出境,几乎把维也纳淹没。

  民族主义者兜售的那一套是恐惧和情绪,而非理性。如果仔细想想,他们就会发现以邻为壑的政策行不通。关闭边界只会产生“弹开效应”。难道库尔茨就没有意识到,泽霍费尔的计划将让奥地利去应对困在德国边界以外的难民吗?

  难道意大利的萨尔维尼不明白,泽霍费尔希望那些抵达德国边境的难民被遣送回他们的第一登记国?在很多情况下这将意味着意大利。毗邻地中海的前线国家抱怨北方伙伴不分担移民负担。而最不愿伸出援手的就是波兰和匈牙利的民族主义者。

  用一个人道、公平、可持续的移民制度解开这一巨大难题,需要集体努力以强化欧盟的外部边界,同时公平地接纳那些获得庇护的人士。还需要更多努力(和援助)来帮助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这正是默克尔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商讨的事项。泽霍费尔没有真正的替代选择。

  然而,他在将基社盟包装成一个“德国优先”的政党方面绝非孤单。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也不局限于对移民的敌意。巴伐利亚州的基社盟州长马库斯·索德(Markus S?der)认为,德国可以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好斗的单边主义中汲取更广泛的教训。

  想象新的德国民族主义将走向何方一点儿也不难。德国另类选择党以反对向实力较弱的欧元区成员国提供财政支持而声名鹊起——所谓的“转移联盟”(transfer union)使德国人受到据称挥霍无度的南欧人摆布。作为欧盟的“钱袋子”,为什么不把这一原则扩展到单一货币以外的其他项目呢?

  卡钦斯基永远在对着柏林恶语相向。但波兰是欧盟援助最大的接收国。为什么德国纳税人要给华沙开具大额支票?同样,匈牙利政府正在用裙带资本主义取代市场经济——在很大程度上由德国买单。柏林本来可以更好地将其经济资源投入直接带来国家优势的项目。

  那些对战争有着阴暗记忆的人不必担心。“德国优先”的政治中没有任何军国主义色彩。实际上,这种冲动是孤立主义的。多数德国人很可能希望减少国防开支。为什么不呢?这个国家太强大了,不会受到邻国威胁。柏林总是可以与莫斯科达成妥协:用俄罗斯的能源换取德国的技术是天作之合。让波兰和欧盟东部前沿的其他国家为北约买单吧——如果它们感觉受到俄罗斯威胁的话。

  德国离做出这样的判断尚有一段距离。默克尔仍坚信(这样没错)德国的长远利益存在于自由国际主义。德国总理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信念。但她已遭弱化。执政12年后,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泽霍费尔及其盟友正在为德国设定一个不同的方向。其他国家为之欢呼的民粹主义者应该当心自己究竟在企盼什么。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8148?adchannelID=&full=y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ass.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