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靖堃:英国“脱欧”公投及其影响

作者:李靖堃 文章来源:《时事资料手册》2016年第14期 更新时间:2016-08-05 09:25:00

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公投,以决定是否继续留在欧盟;24日公布的结果显示,有51.89%的人支持英国脱离欧盟。至此,英国“脱欧”公投落下帷幕,但这一事件非但没有完结,相反,无论是对于英国还是欧盟而言,真正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英国“脱欧”公投的背景、原因及前景

此次公投是英国历史上的第三次全国性公投,投票率高达72.2%,超过近年来的大选,也超过1975年公投67%的投票率,说明公投结果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民意。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有:

第一,英国历史上长期存在着疑欧传统,甚至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光荣孤立”时期。“光荣孤立”原则的要点之一就是避免与其他欧洲国家结盟,以保持行动自由。在欧洲一体化的历史上,英国一直是个“三心二意”的国家。在1957年欧洲共同体(欧盟的前身)成立时,英国并未加入,而是采取了一种观望态度。直到1961年,由于经济利益使然,英国才提出申请加入欧共体。1973年,英国最终成为欧共体成员国,但始终与欧共体矛盾不断。1974年,英国要求与欧共体重新谈判加入条件,并于1975年举行了“脱欧”公投,结果有65%的人支持留在欧共体。但这并未能理顺英国与欧共体的关系,相反,在20世纪80年代撒切尔夫人担任首相期间,英国与欧共体数次陷入剑拔弩张的状况,也埋下了部分保守党成员疑欧的种子。2012年底,德国和法国等国提出修改《里斯本条约》,以便向重债国提供救助,但英国以“不符合国家利益”为由否决了这项动议,从而加剧了英国与欧盟的矛盾。此后,英国国内疑欧情绪日益高涨,在保守党部分成员多次“逼宫”的情况下,首相卡梅伦于2013年1月23日在彭博社发表演说,明确提出,若保守党赢得下届大选,则将于2017年底之前就英国是否脱离欧盟举行全民公投。

2015年5月,保守党在大选中获胜,之后卡梅伦立刻着手启动“脱欧”公投事宜,并于2016年2月与欧盟达成了“四点协议”,欧盟做出了很大程度的让步。随后,卡梅伦宣布于6月23日举行公投。

第二,社会阶层的分化是导致此次公投结果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在公投中,年龄越大、受教育程度越低、收入水平越差的民众越倾向于选择“脱欧”(而这部分人的投票率相对较高)。很多老年人由于对现有生活感到困惑和失落,认为英国脱离欧盟后就能重新回到他们熟悉的生活;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较低的人认为,是欧盟和全球化导致了经济不平等和贫困。

第三,欧洲自身的一些问题,特别是欧债危机和移民问题等也是导致一部分英国人希望脱离欧盟的重要原因。相较于其他欧盟国家,英国受债务危机的影响较小,经济恢复也更快,部分英国人因此不希望受到其他欧盟国家的“拖累”;而在移民方面,有些英国人认为是欧盟的自由流动原则导致大量移民进入英国,并对本国公民的就业岗位、社会福利和国家安全等造成了冲击。

第四,很多英国民众对欧盟并不了解,对欧盟的认同度也不高,越不了解欧盟的人越倾向于英国脱离欧盟。这不仅说明英国政府和欧盟的宣传很不到位,而且暴露了欧洲一体化这种“不接地气”的精英政治所存在的问题。

公投结果已经决定了英国必然要退出欧盟。然而,由于英国国内法和《欧洲联盟条约》第50条都没有对英国应于何时启动“脱欧”程序做出具体规定,因此,英国何时正式向欧盟提出“脱欧”申请还是个未知数。之后英国与欧盟其他27个成员国之间的谈判注定将是漫长和复杂的,有人预计最早也要到2020年才能够完成。可以肯定,无论这一过程持续多久,也无论英国和欧盟最终将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英国脱离欧盟必定会使英国和欧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7月13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向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递交辞呈,特雷莎•梅当天正式就任英国新首相并任命新的内阁核心成员,新设“脱欧”事务大臣负责英国脱离欧盟相关事务,由力主“脱欧”的议员戴维•戴维斯掌管。

特雷莎•梅上任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领导英国的“脱欧”进程。目前,欧盟已有多位领导人表态,督促英国尽快启动“脱欧”法律程序,如何在“脱欧”谈判中为英国争取到最好的结果,是摆在特雷莎•梅面前的首要课题。

英国“脱欧”公投的影响

(一)对英国国内政治形势及国际地位的影响

无论英国何时启动“脱欧”程序,它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陷入不稳定状态。脱离欧盟之后的长期经济影响还要取决于英国与欧盟达成什么样的协议,但政治局势的不确定性将不可避免。

第一,公投导致保守党和工党内部均出现严重分歧,英国的政党政治将重新洗牌。在保守党方面,保守党内部由于欧洲问题而导致的分裂不可能轻易得到弥合,甚至有可能由于与欧盟的谈判问题而进一步加深。与此同时,工党领导层也可能出现变数。公投结束后,由于不满领袖科尔宾在公投中的行为,有超过半数的工党影子内阁成员辞职。6月28日,工党议员以172︰40的比例通过了针对科尔宾的不信任投票,尽管该结果不具法律效力,科尔宾也坚称不会辞职,但预计其领袖地位也不会稳固。

第二,英国的国家统一面临着重大威胁,特别是苏格兰有可能再次诉诸独立。苏格兰是欧洲一体化的坚定支持者。英格兰与苏格兰之间的分歧和矛盾很可能进一步加剧。

7月15日,特雷莎•梅首相抵达苏格兰首府爱丁堡,与苏格兰政府首席大臣斯特金就国内联合以及英国“脱欧”等问题举行会谈。英国首相府当天表示,特雷莎•梅此行旨在强调首相本人坚决支持英国国内联合,并承诺在今后的英国“脱欧”谈判中与苏格兰政府建立全面密切联系。

特雷莎•梅此前表示,英国内部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有着“宝贵的联系”,她承诺将保护历经几百年的这一特殊联合关系。

第三,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看,英国的国际影响力至少在短期内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英国政治家将忙于国内政治以及与欧盟的谈判,因而可能无暇过多关注国际问题。另外,英国一旦离开欧盟,它就将失去对欧盟决策的影响力,也因而失去作为欧美关系之间的“桥梁”或“纽带”的功能。假以时日,德国也许会取代英国在美国对欧政策中的地位。但总体来看,英国的国际地位应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也不会对国际格局产生实质性冲击。英国在联合国、北约以及七国集团等国际组织中的重要地位及其核大国身份,使其在一些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仍不可替代。

(二)对欧洲一体化的影响

对于欧盟而言,英国的退出弊大于利,特别是对欧洲一体化无异于沉重打击。

第一,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产物,欧盟本身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即代表的是欧洲的“团结”和“统一”,但英国的退出无疑将对这一象征意义造成严重损害,也有可能动摇一部分人对欧洲未来的信心。

第二,英国“脱欧”至少将在短期内导致整个欧洲范围内的疑欧情绪呈进一步上升趋势,如荷兰自由党和法国的国民阵线等一些民粹主义政党已经提出了本国“脱欧”的可能性,尽管总体上认为其他国家在可预见的将来不大可能步英国后尘,但不能排除民粹主义情绪在短时间内大爆发的情况。

第三,欧洲国家之间的关系将重新定位,这不仅包括英国与其他欧盟国家之间的关系,也包括其他欧盟成员国之间的相互关系。失去英国的“制衡”,德国的领导作用将更加突出,德国和法国在欧盟的核心地位也将得到进一步强化,同时,意大利有可能替代英国成为新的“三角关系”中的一员。

第四,欧盟作为一个整体的实力将受到一定削弱,特别是在防务和安全领域,此前法国和英国一直在这方面发挥着核心作用,因此,英国脱离欧盟对于后者本就十分软弱的军事和防务能力十分不利,并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欧盟的总体政治影响力。

当然,英国脱离欧盟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欧盟的机遇,在面对危机的情况下,英国“脱欧”应能够促使欧盟成员国团结起来共渡难关。同时,英国“脱欧”也给欧盟敲响了警钟,使其能够更深切地认识到欧洲一体化面临的问题,特别是精英政治与民众之间的巨大鸿沟已经切实危及欧洲的未来。欧盟改革势在必行。

http://sszlsc.banyuetan.org/chcontents/ssjt/2016720/3166.shtml

(联系 李靖堃:lijk@cass.org.cn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网站: http://ies.cssn.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